紅色羅田 |三個將軍一個班,并肩戰斗在羅田_羅田新聞網
新聞 廣告熱線:0713-5066361 郵箱:[email protected]

紅色羅田 |三個將軍一個班,并肩戰斗在羅田



一個紅軍班,走出三位開國將軍!

他們是——



【上將劉震、上將韓先楚、中將陳先瑞】

2014年春天,由北京輕騎兵愛樂樂團主辦的“中國我可愛的母親”大型交響音樂會,在湖北武漢琴臺音樂廳舉行。鳳凰網湖北頻道獨家專訪了樂團團長、開國上將劉震之子劉衛兵,追憶劉震上將在湖北的戰斗歲月。

鳳凰網湖北:您的父親作為共和國最年輕的上將,曾在湖北經歷過戰爭歲月,戎馬倥惚,打過許多硬戰。能不能幫我們回憶一下您父親在湖北戰爭歲月和戰斗經歷?



開國將軍劉震上將之子劉衛兵

劉衛兵:我父親劉震是湖北省孝昌縣劉家沖人,1915年3月18日出生......1932年父親調入特務四大隊一分隊一班當戰士,和陳先瑞伯伯(開國中將,原北京軍區政委)、韓先楚伯伯(開國上將、原福州軍區司令員)是一個班的戰友。一個班里出了三個將軍在整個解放軍中是很罕見的。后來當他們三人與胡耀邦聊起此事時,胡耀邦驚嘆:“你們三人紅軍時一個班啊,太難得了!”

1934年5月紅25軍奔襲湖北羅田敵軍54師的后方倉庫,戰斗后原地休整。利用戰斗間隙進行了戰斗總結,副軍長徐海東參加了這次會議。父親認為此一仗部隊打得勇猛,消滅了一部分敵人,繳獲了一批銀元及槍支彈藥和物資,算是一個勝仗。但缺點不少,首先進攻時兵力布置不當,我75師223團和224團幾次沒有攻上去,守敵僅僅一個營。原因是火力沒有組織好,機槍未起到掩護作用,造成較大傷亡,不得不退下來。在退出戰斗時沒有周密布置,隊形較亂,不注意隱蔽和掩護。手槍團進城背銀元時機晚了些,不然可以多運出一些來。部隊的戰術訓練不夠要加強,要重視火炮兵器的配合使用,對歷次繳獲敵人的迫擊炮不應埋起來,要學會使用。徐副軍長聽后表示贊賞。

羅田戰斗使父親學到了一點就是對敵人的后方基地要重視:1、物資豐富。2、守兵不多。后來解放戰爭時期的遼沈戰役,當國共兩軍在遼西為消滅廖耀湘兵團而打得熱火朝天時,我父親率領東野二縱直取沈陽(沈陽當時為整個東北國民黨軍后勤基地),當時電報四野總部,總部回電:以二縱為主攻,一縱、十二縱配合之。二縱打下沈陽后,占領所有敵倉庫,二縱發了大財,全軍6萬多人從此吃大米白面。

——【上將劉震】——











【上將劉震著作、簽名、題字,后人懷念文章等】

【送成仿吾的故事】1933年10月,鄂豫皖蘇區斗爭情勢極為嚴峻,紅二十五軍也遭受很大挫折。因此,省委決定派成仿吾到上海找黨中央匯報工作。在護送工作屢遭失敗的情況下,領導決定,由特務四大隊盡快完成這項任務。

班長陳先瑞思之再三,既然在敵人的眼皮底下行動,何不搞得有聲有色些兒,大模大樣,虛張聲勢! 于是他們精心給成仿吾進行了喬裝改扮:戴上禮帽,換上大褂,穿上新鞋,把個蘇區的文化委員會主席,完全打扮成個衣冠楚楚的“教書先生”。

隨后,以劉震充當“書童”,韓先楚充當“家丁”,跟隨在“教書先生”身邊,以應付軍警盤查并負責“保駕”。陳先瑞則與另外三個戰士扮作“轎夫”,一路上輪流抬轎。

該班的其他戰士,或單獨行動或兩個一組,緊緊相隨于后,并保持一定距離,危急時刻以作策應。進入車站時,劉震、韓先楚老遠就奔前跑后地大聲吆喝起來:“閃開,閃開!我們先生的轎子……來了,來了!”這一招拿手好戲,演得有聲有色,熱鬧而有氣魄。

擔任盤查的軍警,都被這來頭和陣勢弄懵了頭,那還顧得上攔截盤問。只是撩起轎簾一看,把手一招,即一擁而過。

進入站內,許多人都不由交頭接耳,駐足相看。臨到上車時,陳先瑞等人還特意買了幾包孝感麻糖送給成方吾,如此這般寒暄一番,以掩人耳目。安全護送成仿吾同志乘上開往上海的列車。

這個“將軍班”成功的完成了各項戰斗任務,吳煥先軍長稱他們為“一把小掃帚”所到之處,讓敵人聞風喪膽。

——【上將韓先楚】——










【上將韓先楚傳記、簽名、題字,后人紀念文章等】









【《韓先楚故事》一書介紹其參加羅田戰斗經過】



點擊鏈接:【我軍12次攻打羅田縣城,數次路過太陽寨】了解更多細節



——【中將陳先瑞】——










【開國中將陳先瑞及其著作、題字,后人紀念文章等】

陳先瑞是鄂東北特務4大隊1分隊1班班長,劉震于1931年9月在老家參加紅軍,被分到了該班。此時,1930年參加紅軍已是排長的韓先楚,因放走了連里抓的“探子”,也被“發配”該班。

“老班長”陳先瑞,國民黨軍把他的名字寫成“陳光瑞”,毛澤東曾贊譽陳先瑞紅軍的“陜南王”。而兩位戰士,劉震曾任東北人民聯軍2縱司令,被稱為“洋司令”;而韓先楚,則是東北人民聯軍3縱司令員,因猛打猛沖被國民黨軍稱為“旋風司令”。

陳先瑞、韓先楚、劉震這三個出自一個班的紅軍戰士,都沒有上過什么軍校,連小學文憑也不曾擁有,戰事頻頻,三人便分開了,但在革命的征途中,逐漸成長為我軍的高級將領。

1955年,班長陳先瑞被授予中將軍銜,劉震和韓先楚則雙雙授了上將。三人聚首北京,說不出多高興。兩位上將沖中將問候道:“老班長,你好!”陳先瑞打趣道:“班長是中將,戰士是上將,這兵叫我怎么帶?”

劉震、韓先楚齊聲說:“什么中將、上將的,戰士什么時候都得聽班長的。”






作者:紅旭 來源:太陽寨微信公眾號

微信
APP
微博
戴图理的神奇七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