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記憶|紅軍12次攻打羅田縣城 數次路過“太陽寨”_羅田新聞網
新聞 廣告熱線:0713-5066361 郵箱:[email protected]

紅色記憶|紅軍12次攻打羅田縣城 數次路過“太陽寨”


紅軍12次攻打羅田縣城,其中第一次土地革命時期7次;“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后晉冀魯豫野戰軍攻占羅田縣城5次。其間數次路過太陽寨。



1930年至1934年,中國工農紅軍曾先后7次進攻羅田縣城,具體時間與經過——

第一次,1930年5月,紅十一軍三十二師九十七團團長肖方率領部隊,攻占羅田縣城。武漢大學歷史系1959年主編《羅田革命史》有最早描述。

第二次,1930年12月,時任紅一軍副軍長徐向前率部,繼克英山縣城之后,進攻本縣。縣城守軍聞風逃竄,紅軍不戰進城。此役,徐向前在《歷史的回顧》中寫道:“(1930年)十二月上旬,正當我軍東移羅田途中,敵展開了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圍攻……紅一軍抵近羅田時,守敵已棄城而逃。部隊在羅田住了一夜,翌日開拔……”紅一軍這次在羅田進行了短時期的休整。



(1930年春,徐向前任第一軍副軍長兼第1師師長。1931年初,第一軍與第十五軍合編為第四軍,他任軍參謀長。協助軍長曠繼勛等指揮部隊連續挫敗國民黨軍對鄂豫皖蘇區第一、第二次“圍剿”。7月,任第四軍軍長。11月,當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任第四方面軍總指揮兼第四軍軍長。組織指揮了一系列戰役,粉碎了國民黨軍對鄂豫皖蘇區的第三次“圍剿”。1932年10月,由于敵人強大和張國燾戰略指導的錯誤,鄂豫皖紅軍未能打破國民黨軍的第四次“圍剿”,四方面軍主力2萬多人被迫撤出鄂豫皖蘇區,開辟川陜革命根據地。)

第三次,1931年7月上旬,鄂豫皖軍委在商城縣余家集(今屬金寨縣)召開會議,解決紅四軍南下作戰方向和兵力使用問題。張國燾認為:要援助中央革命根據地,必須威脅或攻占敵人的大城市,提出了“占英山、出潛山、太湖,進攻安慶,威脅南京”的冒險計劃,并限期一個月內完成。時任軍長紅四軍徐向前和政委曾中生主張:援助中央革命根據地的手段,主要的不在于攻擊敵人的重要城市,而在于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鞏固擴大根據地,以牽制敵人兵力。堅持打下英山后,出蘄(春)黃(梅)廣(濟)地區,伺機出擊武穴,威脅武漢,牽制敵人。會上經過激烈爭論,張國燾仍堅持個人意見,堅持孤軍深入的冒險方針,作出了錯誤決定。

8月1日,紅4軍以11師兩個團,在12師1個團的配合下,攻占英山縣城,全殲守敵,俘敵團長張漢全以下官兵1800余人。徐向前軍長和曾中生政委詳細研究情況后認為:“向東,進攻安慶,要通過400里白色區域,地域開闊,沿途敵軍防守嚴密,如遠距離冒進,則難以取勝。向南,蘄黃廣地區,為原紅15軍的根據地,有地方黨的組織和良好的群眾基礎,從英山至武穴只有240里路,敵人兵力比較薄弱,紅軍乘虛而入能爭得主動,也會立見成效。”于是,改變了張國燾規定的東進計劃。決定:留12師守英山,掩護后方開辟工作;紅四軍軍部率10師、1師4個團,向南出擊。并將這一決定,及時向中共鄂豫皖分局作了報告。8月3日,徐向前軍長和曾中生政委,率紅四軍主力向南出擊。8日,占浠水、克羅田、廣濟。18日,紅4軍以兩個團冒著盛夏酷暑,急行軍120華里,奔襲蘄春縣灌河鎮,全殲守敵第8旅,活捉旅長王光宗以下官兵1600余人,并乘勝進占廣濟縣城。準備打黃梅時,長江漲水,國民黨軍第10軍軍長徐源泉,率兩個旅趕到洗馬畈,妄圖斷紅軍后路。徐帥指揮立即北返,將敵人包圍在洗馬販,殲滅其大部,殘敵逃向葉家灣。

另有資料對此役作了詳細描述:1931年8月,紅軍紅山警衛團和英羅邊區赤衛團共約1000人,分東西兩路進攻縣城,守軍保衛團800余人抵擋不住,從南門突圍逃走,結果殲敵數名、俘敵8名。紅軍還獲得槍支彈藥一批,占據縣城。



第四次,1931年12月,英羅邊區赤衛團團長匡永堂率赤衛隊配合紅山警衛團再次攻打羅田縣縣城。紅軍進至城東鋸弓山,即與羅田保衛團遭遇接火,紅軍迅速組織尖兵排向敵沖鋒、開炮、搶占制高點。縣保衛團被擊潰,該團一隊隊長被俘,國民黨縣長方殿甲率殘部向雷家大垴方向逃竄。紅軍繳獲大批物資和武器彈藥,進駐縣城。

第五次,1932年4月,紅二十五軍七十三師二一八團攻打本縣縣城,縣長方殿甲聞訊不戰而逃。紅軍繳獲大批物資和武器彈藥,進駐縣城。

第六次,1932年5月,時任紅四方面軍軍長徐向前命令政治部主任劉仕奇率領紅軍戰士4000余人從西門南門兩路進攻縣城。敵縣長方殿甲、縣保衛團大隊長肖家曙,與英山縣保衛團團長余惠疇糾集3000余敵屢戰屢敗,仍企圖孤注一擲,負隅頑抗。我紅軍戰士銳不可當,奮起攻城,一晝夜使敵人傷亡過半。敵縣長方殿甲和英山團匪頭目余惠疇,看到傷亡慘重彈藥空虛,士氣沮喪無力死守,只得從西門突圍,向李蟒巖向逃竄。于是,我紅軍又一次攻克羅田縣城。紅軍進城,進行革命宣傳,還成立了中共蘄、黃、羅三縣工作委員會和三縣蘇維埃政府,組建了游擊大隊。同年8月,國民黨軍進行第四次軍事“圍剿”,所屬五十四師進攻本縣,紅軍退出縣城。北部零星失散部隊經太陽垴(今太陽寨)退至上堡高山地區休整、游擊。



第七次,1934年5月15日,紅二十五軍主力部隊2000余人在軍長徐海東、政委吳煥先率領下,從安徽立煌(今金寨)吳家店出發進攻本縣。上午路過肖家坳即消滅保安隊100余人,晚上包圍縣城;16日紅軍兵發兩路,從西、北門進攻縣城,殲滅敵人一個炮兵營和一個工兵連,縣長吳秉忠率小部殘兵逃竄。紅軍破城后打開敵人的火藥庫,奪取許多軍火武器,撬開金庫,獲得銀洋7千塊;又打開監獄,救出了在牢內的匡河區、鄉農會主席等200多名干部和群眾。第三天(17日),我紅軍經太陽垴(今太陽寨)、龔家坳、僧塔寺,過前后畈,轉汪家大垸到達赤南山區。

“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

晉冀魯豫野戰軍5次攻占羅田縣城——

第一次,1947年8月,劉伯承、鄧小平率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部隊進入大別山區。9月4日,第六縱隊(政委杜義德)進入滕家堡。



9月6日,六縱十八旅五十三團2000余人從麻城進軍本縣,7日拂曉由城南缽盂尖(今撥云尖)向縣城發起攻擊,縣城守軍廣西軍1個營和縣自衛大隊1000余人一觸即潰,棄城逃跑,解放軍入駐縣城,并成立城防司令部。五十三團政委李振宇以代縣長名義出安民告示,協助本縣地方黨組織成立中共羅田縣委會和縣愛國民主政府。7日,尾追劉鄧大軍的國民黨四十師從麻城向本縣進犯。我軍五十三團三營奉令前往三里畈阻擊,三營九連炸毀麻城通往本縣的亂石窠大橋,并與國民黨四十軍五十八旅一個營遭遇接火,國民黨軍改向黃岡進犯。五十三團留下三營與本縣縣委一起作戰,主力進軍英山。三營與中共羅田縣委隨即退出縣城。國民黨自衛大隊于9月13日重新占據縣城。



第二次。1947年9月18日,六縱十八旅一部路過本縣,與留守本縣的五十三團三營一起第二次攻打縣城。19日拂曉,解放軍以迫擊炮轟擊國民黨羅田縣政府,隨即三營九連直搗縣政府,守城自衛隊棄城逃走。解放軍入城釋放被捕的解放軍戰士和革命干部,隨即揮師東進英山。

第三次。1947年9月29日,六縱多路出擊,主力部隊途經本縣,稍加攻擊,守城的國民黨軍便棄城敗逃。

第四次。1947年10月5日,六縱一部2000余人從英山赴麻城,途經本縣,縣城守敵聞風而逃。

第五次。1947年10月27日,六縱一部從廣濟向本縣進發,攻打縣城,駐守本縣國民黨軍七師五一六團抵擋不住,棄城西逃。解放軍第五次攻占縣城。



(“軍屬之家”集藏研究紅色文化)

此外,發生在羅田縣城以外、羅田境內的歷史事件還有不少,如:1947年11月7日,劉鄧首長在石橋鋪召開六縱團上的干部會議(見“石橋鋪會議”,《建軍節,向這些曾經戰斗在羅田的將帥致敬》);

1948年3月,劉鄧大軍躍出大別山前在僧塔寺召開會議(見“僧塔寺會議”,《劉鄧千里挺進大別山 這個重要會議在羅田召開》);

1948年6月,鄂豫軍區四軍區在滕家堡痛擊反撲的國民黨軍和土匪地主武裝(見“滕家堡戰斗”)......

(“軍屬之家”創始人王開明)

羅田“軍屬之家”創始人王開明,收藏了1947年至1949年間敵我雙方出版的反映劉鄧大軍攻克羅田戰況的報紙20余份。此間,六縱機槍連、前出野戰醫院衛勤分隊一直轉戰上堡太陽垴(今太陽寨),廖家邊、鄭家坳一帶仍有六縱官兵過年“寧可睡牛欄豬圈、蓋稻草墊門板”,也不進老百姓堂屋打擾“供祖先”等美傳。(何耀榜后來的腿傷手術即在羅田野戰醫院做的,另文介紹)




(作者:紅旭)

微信
APP
微博
戴图理的神奇七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