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華國:我用自然拍一幅畫,送給家鄉_羅田新聞網
新聞 廣告熱線:0713-5066361 郵箱:[email protected]

方華國:我用自然拍一幅畫,送給家鄉

讀方華國攝影作品集《天堂寨》

朱憲民

方華國同志是一位虔誠的攝影家,也是一位自然美的發現者,更是一位以手中的相機推介旅游資源、助推旅游經濟發展的專家型領導。他幾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跋涉在大別山中,捕捉、表現黃岡山水的別樣之美。他發現并成功打造了黃岡境內數處風景旅游區,如羅田縣天堂寨、薄刀峰,麻城市龜山杜鵑,蘄春縣屏風寨、霧云山梯田等,其中羅田天堂寨和麻城杜鵑已經成為黃岡旅游品牌,為黃岡美譽度及地方經濟發展做出了許多貢獻。在文化服務經濟的同時,方華國拍攝的精美圖片,又是具有獨立藝術價值的攝影作品,可謂一舉多得、成果豐碩。據我所知,方華國已出版了《無限風光大別山》《魅力黃岡·大別山》《霧云山梯田》等攝影集,現在,又出版了《天堂寨》專題作品集,“鏡頭里的黃岡”又添新的風景線,可喜可賀!

方華國發來書稿,并囑我為作品集寫幾句話,拜賞九十余幅精美的圖片,真是應接不暇,美不勝收,相較之前的作品集,我覺得這本畫冊的藝術品質更為純粹。欣賞圖集點過程,也是一次在藝術美與自然美中忘我游弋的過程,是愉悅與震撼的審美體驗。反復翻閱,不禁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詩:“無限風光在險峰”,正所謂“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是的,方華國的藝術造詣令我感佩,他的探索精神令我感動,他的生命境界令我仰望!

《天堂寨》作品集是以黃岡天堂寨風景區為專題的圖集。天堂寨位于黃岡市羅田縣,是國家地質公園、國家森林公園、4A級風景名勝區,這里是華國的家鄉,也是他親手打造的著名風景區。天堂寨兼雄奇與靈秀于一體,方華國無數次將鏡頭對準它,以他深情而敏銳的眼光撫摸過那里的山山水水,他一次次激動而慎重地按下快門,將亙古的自然進行永恒的定格。這本作品集,是方華國歷年來拍攝天堂寨風光的集大成之作,也是他近幾年在藝術上不斷求索打磨的精品之作,甚或可以算是在他風光攝影領域的代表之作,不知華國兄以為然否?

縱覽全書,愚以為這本作品集有三個特點:

一、主旨突出,題材豐富。

天堂寨作為一個巨大的自然博物館,可入鏡頭者,夥矣!方華國突出表現的是天堂寨的山石云水,這是空間的物質存在,同時,他還重點拍攝天堂寨的云氣與冰雪,這是時間的物候存在,在時空的交叉維度上,立體展現了天堂寨自然的沉雄而奇幻之美。在欣賞“天堂的云”與“天堂的雪”這兩個專輯中,既有宏觀的長卷巨幅,又有微觀的松枝巖石,較為全面地展示了天堂寨的景貌。一幀幀看下去,那變幻的風云與晶瑩的雪景,時時激蕩著我的心旌,我的思緒飄飛在那一方神奇美麗的天堂勝景之中,令人無限神往!

二、意蘊開掘,思想升華。

眾所周知,由于數字技術的發展和手機的普及,理論上說,人人都是潛在的“攝影家”,攝影似乎成了一個沒有門檻的藝術。但是,攝影是最典型的“易學而難工”之藝,正因為沒有門檻,才顯出了個性的可貴,進而才體現出專業的高度。如何拍攝出具有技術難度、思想深度以及藝術辨識度的獨特作品來,是每一個有志于從事攝影藝術的人都在思考的問題。攝友都聽說這句話:“攝影,起決定作用的,不是機器,而是鏡頭后面那一雙眼睛。”是的,拍到一定層次,比拼的不再是器材,而是攝影人的人格、境界與素養,我想,一個好的攝影家,應該具有哲學家的深度、作家的敏感、畫家的眼睛、學者的淵博、運動員的體格、苦行僧的虔誠……具備這些,出來的作品就不會浮于表面,就不會人云亦云,就會入木三分,就會直擊內心。

我很感佩方華國“哲人峰”小輯里的一組照片,并深受啟發。哲人峰是天堂寨標志性的景點,它是由一座巖石組成的獨立而險峻的山頭,高近百米,酷似一碩大頭顱,闊額濃眉,鼻梁隆起,清晰可辨,它凝思北望,仿佛在思索著一個巨大的哲學命題,引人無限遐想。這一座鬼斧神工的奇特山體,也引起了方華國的沉思,他以哲人峰為創作母體,變換形式,增減物象,進行了多種多樣的解讀。他將哲人峰與月亮、與星空、與煙嵐、與朝陽、與暮色、與云氣等自然物象進行組合,力求探尋時間與空間、短暫與永恒這一終極的命題,同時也對生命的意義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從而使這一組作品,兼具藝術性與思想性,有了更深遠的意義。

三、有益嘗試,有效創新。

藝海無涯,攝影也一樣,是一次沒有彼岸的泅渡。一個有藝術理想的人,他的創作必定是“永遠在路上”。創新是藝術的生命線,不重復別人,不重復自己,是每一個藝術家的信仰。然而,創新求變,何其難哉!

創新,要求攝影家要有超越前人的膽量和否定自我的勇氣,要有打破思維的慣性與語言的定式,要像科學家做實驗一樣,不斷嘗試,在千百次的失敗中獲得一絲一縷的提升。攝影藝術的創新,也要像陸游說的那樣“功夫在詩外”,要從相機之外去尋找某種可能性。當今社會,進入一個空前共享和交融的時期,講攝影創新,也應在跨界上去融合、在融合上去創新,在創新中去提煉,在提煉中去臻于圓滿。

作為一種視覺藝術,攝影也理應在視覺藝術的姊妹藝術中去尋找近親,去尋找可資借鑒的基因。美術是攝影的至親,從繪畫中尋找對攝影有益的營養要素,是很多攝影人秘而不宣的經驗。方華國的風光攝影,就有效吸收了西方油畫風景與中國傳統山水畫藝術的許多精髓,從而創變新圖,為我所用。

在作品集中,方華國特別吸收了郎靜山“集錦攝影”的許多因素,在圖片幅式、構圖骨架、透視法則、意境營造、色調處理等多個方面,有了新的思考與嘗試,并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在“天堂雪”中,有幾組冰雪山林,與北宋范寬的《雪景寒林圖》有異曲同工之妙。比如他拍冰雪里掛在懸崖峭壁上的大別松,就是采用國畫山水的形式處理方法,加大對比,疏密有致,具有畫意。

方華國對畫面透視的把控力也時見匠心。第一輯里那幅逆光山峰,云氣形成的透視線向畫面上部匯聚,指向藍天,給人以上升的崇高感。第三輯的“日出”里,冉冉升起的朝陽,是畫面中心,也是透視線交匯點即“心點”,下半部的山峰與中間的云浪向太陽匯聚,給人以強烈的縱深感與闊大的視覺沖擊力。

在色彩關系的處理上,方華國也敢于借鑒色彩構成理論,大膽創新。第二輯的雪景群山,處理成黑白素色,具有石印版畫的質感。有些畫面干脆就處理成黑白,追求一種水墨的意象,給人以沉靜的心理感受。

在畫面意境的營造上,方華國深諳此道,他運用云氣彌漫的遮蔽而形成的類似“留白”部分,來構建畫面的虛實關系,再輔以靈活多變的S型、C型以及對角線、斜式構圖,并把畫面裁切成中國畫中堂或長卷幅式,十分自然地營造出一種空靈虛渺之境,足堪玩味。

融合,創新,后期,制作,很多攝影人都在作這方面的嘗試與努力,但有些作品融合過頭、創新過度、后期太濫、制作太甚,已喪失了攝影這一門藝術的本體特質,顯得空心化、技術化、模式化。方華國也有融合創新與后期制作,但他始終有清醒的認識,這是攝影,不是別的,一定要在客觀攝影物象上去變化處理,而不能為了形式而形式……欣賞他的作品,并不感到別扭與生硬,總有一種會心的欣悅與熟悉的認同撲面而來,這,就是我們所想要的片子!

以上,是我拜賞《天堂寨》攝影作品的一些感受,敬請讀者諸君批評。方華國已近耳順之年,即將退休,他會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專注于所衷愛的攝影藝術,我相信,方華國同時也將迎來藝術的第二春,熱愛自然,熱愛生活,熱愛攝影,我們攝影人永遠是年輕!愿我們在短暫的定格中回歸心靈的家園,我們終將與我們鐘愛的作品獲得永恒……

作者簡介:

朱憲民,中國攝影家協會顧問,著名攝影家,原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中國藝術攝影學會副會長,中國新聞攝影學會常務理事,文化部專業職稱高級評審委員會委員,攝影事業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藝術家。

微信
APP
微博
戴图理的神奇七援彩金